亲爱的,热爱的(甜你一夏)

  或许是命中注定,两个人的缘分从超市开始。就这么巧,Gun神一个转身,向佟年的方向走去。今夜有缘,在网吧开始。

  一个不经意地抬头,情愫酝酿在寂静的空气中,飘浮进两人的心底。

  对佟年来说,那是一见钟情的瞬间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304474577.png

  古希腊般刀削的轮廓,纤长的睫毛,紧皱的眉峰,一束目光,一个弯腰,让她的心像小鹿一样怦怦跳。或许,这是爱情的原始模样。

  小心翼翼地拿起他的身份证,假装淡然地看到他的名字韩商言。凝视着那个名字,甜蜜在心中打圈。

  因为他,笨拙地描绘他的模样;因为他,在冷风中瑟瑟发抖,夹杂着冷意的空气萦绕,心底燃烧着炽热的火焰;因为他,认错了人,造成了误会;因为他,一个人失落地走在街头;因为他,总是展示最美好的一面;因为他,暗天昏地的哭泣,盈盈泪珠挂在睫毛上,无助的肩膀,谁来安抚?;因为他,第一次反对父母的意见;因为他,那个令人悸动的吻……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623751114.png

  不要哭,不要哭啊,快回去,眼泪快回去……他的脸忽然就靠近,吻住了她。

  她被惊到,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,眨着,就慢慢地,乖乖地闭上了。

  时光总在美好的一刻流连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326979775.png

  佟年紧紧攥着被子,委屈的不停往出流眼泪。都是你,要逞能,要喝酒。什么脸都丢没了……再没可能了……他肯定恨死你了!越想越委屈,就这么趴在床上哭了足足二十分钟,才抽泣着,摸到自己的手机,肿着眼睛找到他的电话号码……犹豫了很久,也不敢按拨打,只能又找到微信,打开那个叫Gn名字的窗口,慢慢地,打入了一行字:昨天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会再缠着你了……

回复。Gn:想好了?难道还继续缠着吗……昨晚都……还那么被嫌弃地扔到床上了。她红着眼,强迫自己不要再抱什么希望了。ToGn:嗯。Gn:OK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278193819.gif

  但情愫,就这样产生。

  唇上有什么靠上来。他知道是什么,就是没想到,会在此刻到来。滚烫的。她的手心贴上他的后颈,牙齿咬住他的下唇,然后再仰头。挣扎了十分之一秒后,他无声地,接过她的索吻。角度不舒服,他干脆半跪下来。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,那纯粹是在敷衍,从第一次和她接吻,他就很清楚,再清楚不过,想要她。生活圈子不同没关系,共同语言也不需要,我做什么,你不用费力去懂,你做什么,也不需要得到我的同意。清楚一点就够了。你有多想得到我,我就有多想要你。除了你,谁都不行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613342793.jpg

  “韩商言,”她仰头,被他亲得有些痒,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喜欢到恨不得一天有二十五个小时能和你在一起。

  就黏着你,看你生气,看你笑,看你发脾气,看你认真工作……

  他闻着她的,属于自己的味道,用几乎不能听到的声音,回答她:“听到了。”

  我是你的,迟早都是,别这么着急……你还小。

  话被压在心口,说不出。这种话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来。

  再多光环都是假的。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280153123.jpg

  “ 除了你,这个叫韩商言的男人什么都没有,两手空空,孤身一个。”

  他韩商言从不是个外露的人,感情都在心里,浪漫什么的不需要,没必要。一辈子那么长,我都给你。佟年。“多少次,迎着冷眼与嘲笑,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。一刹那恍惚,若有所失的感觉。不知不觉已变淡,心里爱,谁明白我。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,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。背弃了理想,谁人都可以。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。”

  static.1sapp.comqupostimages201907211563664902268765787.jpg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