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无戒学堂】拍人像时,心生疏了

御匾会国际开户

  

  摄影:彦绫

  我喜欢拍片,不仅仅是为了留住事物或者人物的某一瞬间,更多的时候,我翻看那些存留的照片时,常常在想:如果时光在那一刻分了岔,那么事情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?

  在存留的照片里,只有一小部分印象深刻,作为记忆的碎片,偶尔会在某一个时候,悄然浮现在浅眠之时,或者发呆之时。

  有时候为拍而拍时,除了本能的取景构图外,根本就不会去思考那一刻的存留,会产生什么样的意义。事实上,作为一个业余又业余的摄影者来说,所拍的99%的照片,除了证明当年年华正茂外,都没有任意意义。

  对于普通人所拍的照片,其实杜绝不了遗忘,后来者如果在某个不经意时得到一些老照片,除了猜测当时的情景之外,对于事实的还原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。更何况,后来人也不需要什么作用,他们只需要根据照片充分发挥自己的臆想就行了。

  既然如此,那么,为什么还要去拍呢?有时候,我看着沉默的相机,会问问自己。

  我喜欢看摄影类的书,但其实我只是去看书中那些照片的构思。最近常常会看有关人物摄影类的,希望从书中能有收获,然后再帮我的闺蜜们拍出漂亮照片。

  我们常常期望阅读过后,能对现实中解决问题的能力,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,却常常事与愿违。很多人在尝试一次两次之后,发现没有什么效果,就认为读书无用。

  而这次给闺蜜们拍照片,更是说明了知识的储备与应用之间的差距有多大。

  

  摄影:彦绫

  小艳准备好汉服,希望在老去之前拍出仙气十足的感觉;大燕则身着常服,却镜头感十足,常常能随意一个角度,就能拍出气质出众的片子。

  在东山寺两个半小时的拍摄,无论是闺蜜们还是我,都觉得意犹未尽,却只能止步于相机内存卡已满的无奈现实。只能看着满山可取的景色,相视苦笑。

  她们相约抽时间再示拍,却都明白,这个时间却是极难抽出。问题主要在我,因为目前几年内,时间都不由我控制。

  我遗憾地对她们说:“来之前,我看了好多书,关于人物摄影的。但是一碰相机,我就发现我不由自主地被相机所控制,根本没有把所看所学的那些东西完全体现在你们身上,对我来说太遗憾了。”

  闺蜜们安慰我说:“我们已经很满足了,更何况你还拍得这么好。”

  真的好吗?

  回到家后,我把内存卡上满当当的照片全部导入电脑时才发现,我只拍一次,相机自动保存两次,也就是说,其实有三分之二的内容是重复的,白白浪费了三分之二的空间来存储空间。

  唉,这说明我对相机的功能使用已经生疏。

  当我把多余的照片清除后,再认真而仔细地看留下来的照片时,就发现,很多未曾实现的想法一下子全部冒了出来:当时如果这样这样拍,效果会更好。

  典型的事后诸葛亮。

  我无语地靠在椅子背上,让内心那些念头互相掐架。十来分钟后,一个个念头终于累得平息了下去,我才暗叹一声:读书不应用,真的就无用。

  在摄影这件事上,我仅仅只是单纯的爱好,并没有过多地花心思去练习,因此就算看了很多关于摄影的书,却仍然拍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。就如有些人说的那样:道理都懂,却仍然过得不快乐,不幸福。

  每次看到那些不如意的照片时,我都暗自对自己说:“一定要勤加练习,多蛊惑闺蜜们成为我的模特,让我时时能拍。”却一转头,又去关注其他的事情,把这些想法抛之脑后。

  原本就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开始健忘的脑子,更是因为常常忘记,就慢慢生疏起来。以至于平常应该练习的事情,常常要事到临头了才会后悔:我应该早就如何如何。

  懒羊羊常常对我说:“你不要总觉得你老了,你越这么想,你就真的老越快。”

  然而身体机能的退化,却是由不得我的意识作主,只能专注于自己所喜欢的那一个领域,去不断地练习。

  同时,也在缓缓地对懒羊羊进行思想渗透:不论什么事,都需要勤于练习,才能熟练应用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